欢迎访问中共黄山市委统战部网站!黄山市人民政府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同心实践 > 同心文苑 > 正文

方裕龙:徽州情结千千重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8-01-18 09:43:46     信息来源: 市委统战部、市青年徽商商会     浏览次数:1813
【字体:

作为黄山市青年徽商商会的副会长,除了履行好相应的职责,方裕龙对“副会长”职务并无更多在意,相反,对于“青年徽商”的归类,他却有着特殊的理解和情怀。

“何为徽商?真正了解徽商的人,都知道徽商的另称是儒商。仅从字面便可知,先从儒,后从商。因此,徽商的精神,在我以为,是从信仰而来。生为土生土长的徽州人,在徽州的土壤里,除了植根着我的故土乡情,更有祖辈传交于我的敬畏之仰、儒理之教。”

如果不是在位于呈坎古村的方裕龙私人茶室听到这番话,很难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商人会发出如此厚重的感慨。而当我们置身于改自徽派古宅的茶室厅堂时,这一切都显得毫无违和了。

在高耸的马头墙群中,我们被指引进一处并不起眼的房子,房内是一派传统的徽州建筑景象——沉稳厚重的冬瓜梁、四水归堂的天井、原木制的茶座,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在提醒着,徽州,既是我们的眼前,亦是方裕龙的眼中。

落座茶座主位的方裕龙,一边熟练地烧水洗茶,一边娓娓道开他眼中的徽州情结。

【修三代之说】

“我是地地道道的徽州人。什么是地地道道呢?我觉得,那要往上至少溯及三代。我的祖父一辈子生活在徽州,是当地略有名气的地理先生;我的父亲一辈子生活在徽州,将他的毕生精力都放在徽州古村落的探寻和保护中;我在求学归来后应该也会一辈子生活在徽州,这里长着我的根系,也种着我的梦想。”

“我曾被很多次问及徽州是什么?它是我们此刻身在其中的老宅、它是我们走过每一个村落几乎都会看到的宗祠、它是路过者心存神秘好奇的牌坊。这些,当然是徽州。但是,对我来说,徽州是从小跟随奶奶长大过程里的点滴习惯。例如,逢年过节或是宾客至家时,小孩子是不允许上桌吃饭的;例如,在约定好如期归来的日子,奶奶一定会为家人留门至深夜凌晨;例如,遇到节日或重要节气,大人们一定会庄重地进行祭祀活动。这些,才是我心里徽州更真的样子。徽州人坚持的礼教、信仰,是从至少三代承延的潜移默化而来。”

如果说爬满青苔的斑驳马头墙,是徽州展予世人的沧桑感,那么方裕龙的故土乡情之说,则是徽州深藏其间鲜为人知的厚重感。这厚重,来自日复一日的习惯养成、信念树立和敬畏之教。

【敬天地、敬神明、敬长辈】

“在徽州的生活习俗中,祭祀从来都是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可能与我的家族文化有关,我们家对待这些活动,总是格外严肃庄重。因此,我从小就被长辈教育,心中要有敬畏。敬畏谁呢?他们说的是敬天地、敬神明、敬长辈。现在,我再想想他们说的天地、神明、长辈,都是一种具象的表达了。我们真正要敬畏的,是活着当下富有的意义。”

“我曾看过这样一段话——不会畏惧的人,是没有方向的。人们想尽办法抵御畏惧,发明了武器、酒精、金钱,由此来驱散心中的畏惧。抵御畏惧,首先要学会畏惧。一个人,只有在害怕的时候,才会变得勇敢。畏惧如影随形,会使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因此,我在对待今天拥有的生活时,是心存敬畏的。我敬畏祖父辈传交于我的家族担当,我敬畏每一天要处理的工作和由这些工作累积而成的梦想,我敬畏时刻面对着的徽州文化的传承、发展、复兴。没有这些敬畏,大家看不到今天的‘呈坎双贤里,江南第一村’。”

敬畏现实,梦想才不会躲着你走。大概是方裕龙在运营呈坎景区这件事上,没有说出的那句一语中的吧。没有直白白说出来,却一直沉下心认认真在做。

【留下来、活下去、走出去】

“关于我现在的职位,递交出去的名片,写的是呈坎景区负责人。呈坎古村落,最初的探寻和保护这些工作,都是我父亲完成的。我只是在他所做工作的基础进行了进一步完善和运营。其实,早在运营呈坎景区之前,大概是2010年,我大学毕业从上海回到徽州做的第一件事,是为徽州非遗技艺搭建了一个平台,即《徽州九绝》。现在想来,那应该是当下文旅产业井喷式平台的雏形吧。

 “很多人只知道我现在运营呈坎景区,对我之前的工作经历,很少有了解;即便有些了解的,对此也很不解。为什么要去做那个在当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商业效应的平台。我觉得既然我的职业发展是与徽州文化有关,如何把徽州文化的精髓留下来,是我最该做的第一步。我的父亲致力探寻和保护呈坎古村这件事,是想把摸得着的徽州建筑保留下来;我和非遗大师们聚集一起共同发展,是想把流散在民间很难形成具象化的技艺保留下来。说到底,留下来,是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复兴的第一步。”

“在今天的呈坎景区,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依然将徽州传统非遗技艺作为一个重要的部分纳入景区的整体运营之中。说到运营,很多人会自然联想到商业。有些人会觉得这样做太过商业化,从某种角度对文化有玷污的感觉。这,也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我们尽可能想办法将散落在徽州民间的不为人知的技艺挖掘保留下来。然后呢,它们依靠什么生存下去?说白了,就是怎样才能活下去。随着国家振兴文旅产业政策的不断推出,非遗技艺完全可以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进行市场运营。只有在确保这些文化能活下去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弘扬它们的影响和意义。”

说到这里,不论是语调还是语速,方裕龙都显得有些激动。肩负着重振徽州文化的重大使命,方裕龙将自己定位在青年徽商的职业中,既不能丢失儒理之教,也要展示出当代青年商人的风采。走出去,是他对自己“青年徽商” 的职业要求。

“说到走出去,我曾经的游学经历,对我来说是一笔宝贵的经验。大学期间,我曾去到新西兰、澳洲和法国进行了商业学习。尤其在法国,我结识了法国小镇协会的负责人,系统全面地了解了法国小镇发展、运营的情况。我觉得,这对我回到徽州古村,开发乡村旅游,受益极大。具体到呈坎古村及周边的灵山地区,我们正在与相关机构进行沟通交流,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模式化+个性化+共赢式发展,已经不再是天方夜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徽州的乡村旅游会有一个跨越式的发展。”

除了对企业运营有着清晰的发展规划和美好愿景外,方裕龙也很努力地迎合当下的市场趋势,做好当前的徽文化弘扬工作。

【从《偶像来了》到《爸爸去哪儿》,与时尚有关,更与文化的自信和复兴有关】

2015年,由方裕龙参与好合作的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偶像来了》,前往呈坎景区进行录制。节目录制期间,在黄山本地引起了强烈反响,随后正式播出,呈坎景区更在全国范围内火了一把。

2017年,方裕龙再次与湖南卫视进行了合作,这一次合作的节目是收视率更高的《爸爸去哪儿》。

“从《偶像来了》到《爸爸去哪儿》,这两档都是全国收视最高的综艺节目。之所以跟他们合作,提高景点的曝光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希望借助他们的影响,将徽州文化传播出去。尤其是《爸爸去哪儿》,拍摄了很多游戏内容,都是与徽州文化相关的,也是希望让更年轻的一代感受徽州文化的魅力。”

“现在,呈坎在全国范围来说,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央视春晚特别节目《东西南北贺新春》也与呈坎景区进行了相关合作。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影响,能带动更多徽州文化的传播,因此,现在景区内,我们会经常开设一些与徽州传统文化相关的研学课堂,吸引更年轻的小朋友产生兴趣。”

“只有徽州文化走进更多年轻群体的心中,才能实现徽州文化真正意义的弘扬、传承、复兴。这,是责任,也是使命。”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上一条: 五月的遐思 下一条: 徽州珍宝别样鲜